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
丁丁小说 > 开局嫁给傻王爷 > 第535章 封印

第535章 封印

    常德神色之中透露着自信,仿佛他才是这场局里的赢家。

    「你倒是说说看,为师究竟如何卑劣。」清玄宗掌门是在试探,试探他究竟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「好!今日我就让师傅输的明明白白。二十年前,你奉命下山处理任务,居住在你还未入道之时的兄弟家,你兄弟战死沙场,是国家的大英雄,朝廷为了安抚民心,重赏你兄弟家族。你嫂子,也就是常淮的亲生母亲,当时正怀着常淮。你的任务就是下山寻找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阴气极重之人,当时你还并不知道常淮便是此人。清玄宗上一任掌门给的命令是,凡是能找到此人并带回清玄宗者,传清玄宗掌门之位。常淮出生那日,天空电闪雷鸣,明明是冬天,却有这样的景象,实属异像,你算了很久都没有算出什么,直到常淮落地,你发现此人便是你所寻之人。常淮的母亲体虚,生下常淮后,一点奶,水都没有,所以请了一位乳母,这人便是流媚夫人。你假意与流媚夫人交好,趁着常淮生母不备之时将她药死,神不知鬼不觉。对外就说遇到刺客,掌门还真是舍得对自己下手,难为您这一番苦肉计了。为了让众人信服,你的手臂还有一道刀伤,这并非他人所为,而是你自己所刺,佯装成一副自己为了救嫂嫂而被刺客刺伤的假象。并以兄弟的名义对外界宣称要将常淮带入清玄宗,亲自抚养长大,助她成才。众人都相信你,就连那傻兮兮的流媚夫人也信了你。你告诉流媚夫人待他做了掌门,便亲自下山接她,让她在竹林里等你。为了安抚她,启初你还每年都笔书一封。直到你做掌门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,可怜这流媚夫人还在竹林里等你接他。你说公务繁忙,等空闲下来定给他举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典仪。这女人还真是傻,竟然信了你的鬼话。一等就是二十年。你对其他长老说流媚夫人乃是常淮的生母,是希望能将常淮留住,让其他长老能助你一臂之力。若不是前些日子我下山,偶遇了这夫人,她见我的着装像是清玄宗的人,我还不知道师傅竟然有这样的风流往事呢!」常德大笑,又往里走,走到佛桌之下,掀开那布帘。

    「你说我说的对吗,流媚夫人?」原来他早就知道流媚在此,又或者说,这根本就是他们二人串通好的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走了出来,掀开斗篷:「掌门,对不住了,你负我二十年。这一击,我还是觉得有点轻了。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与常德合作,起码,我还能得到点什么。我流媚算我倒霉,信了你的邪,但是以后我可不会如从前那般傻兮兮了,掌门,你已经做了掌门了,是不是要给我点什么好处,安抚一下流媚受伤的心呢?」温宛看着这个流媚夫人,生的倒是极为精致,一双丹凤三角眼,眉毛生的也精巧,如同那温叶一般。一张瓜子脸,鼻梁高而不挺,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,唇峰微露,嘴唇一点外翻带着朱红,眼角那颗泪痣生的极为动人。关键是,都过了二十年,这女人怎么得也得四十好几了,还保养的如此精致,古代可没有雅诗兰黛和海蓝之谜,他们古代人用的胭脂水粉竟这么神奇,温宛摸摸自己的脸,都想着回去的时候带一些胭脂水粉回去了。这个掌门怕是看兵书看傻了吧,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要,跑到清玄宗做这掌门。温宛心里叹了一口气,人傻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「你们竟然如此狡猾!你们想要的,我一分一毫都不会给你们,想要清玄宗?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」见清玄宗掌门右手持剑,常德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「师傅,我自然知道我打不过你,跟你打,吃亏的自然是我,而我又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呢?我和流媚夫人早就买通好了江湖侠客,若是我今日未时未能到那清玄宗外门的桃花树下,那人便将信物和我的血书传扬到江湖上,师傅你说,若是此时,我要是丧命了,是不是更蹊跷,更有意思了呢?」常德大笑了起来,温宛心想这人还真的是心机颇深,看来之前真的是小瞧他了

    !见他们僵持不下,温宛也想出手,毕竟清玄宗落在常德手里,定是没有好下场,虽然他与这清玄宗没什么干系,但是此事也算是因她而起。不过让温宛纠结的是,到底该帮谁,怎么帮。此时此刻他在这大梁之上,想必也是出不去了,不妨还是先看看他们如何处理,再做打算吧。

    眼看着快到了午时,不知道高烨云他们没见到我的身影会如何,若是来这清玄宗大殿找人,那也并非不是一个坏差事,这样大家心里都明明白白,也不用多猜疑。不过此事对于常淮来说太过于残忍,刚刚才得知关于亲娘的一点消息,如今又破灭了。温宛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。这些人,还真是害人不浅,一个比一个歹毒。不过这都算是它们自己造的孽如今沦落这番地步,也怨不得旁人了。

    「常德,你今日这番话,我可以全当都是玩笑话,只要你肯保密,你还是我清玄宗大弟子。为师给你一次机会,你可要珍惜!」清玄宗掌门愤愤的看着常德,温宛听到这里,便不在担心什么,仿佛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「收回?师傅,这话都放出去了,这可怎么收回?要我如何收回?我劝你早日将清玄宗交付于我,这样也免得你一把年纪还在这里丢人现眼!」常德一点都没有让步的意思,温宛看着,这人还真是蠢到极致。

    「常淮,我给过你机会,你不珍惜就莫怪为师心狠手辣了。」清玄宗掌门说完,便走到大殿靠近玄关的柱子处,用力推了柱子,只见落下一个大铜钟,硬生生那常德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不作死就不会死。你以为为师这么轻松就当上掌门,若是不能引你说出这一切,为师还不知道你这个祸害呢。」这个清玄宗掌门还真是老女干巨猾,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「什么!不可能!流媚夫人救我!救我!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!」常德发了疯一般的喊叫着,想必一定非常抓狂。

    只见那流媚夫人踱步走到钟旁边,贴着铜钟说:「常德,你真以为我会跟一个完全不确定的人打赌吗?你未免太过于自信了吧。你来找我那日,晚上我便从飞音峰密室会见了清玄宗掌门。我自然是知道他骗了我二十年,可是那又如何,如今他给了我清玄宗的宝物,霜莲,吃了她我便可以永葆年轻,若是事成之后,掌门还会给我清玄宗的养颜丹药,跟着你我能干什么?打着不确定的赌注,赔上我的后半生吗?我,还不至于这么傻呢。。」又围着那钟转了半圈说:「你买通的那人,半路上就已经被我了结了性命,你不会还真以为他在那里痴痴的等你吧。

    「你这个***!你们都是***!快放我出去!」常德在那钟内大喊大叫着,却无人理会他,这钟内空气稀薄,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窒息而亡,死法倒是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温宛如今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常淮是见不到母亲了,而他的杀母仇人就是他敬重的师傅,他们二人联手陷害常淮的母亲,这件事,温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。

    流媚夫人走到掌门身边:「那你打算何时给常淮解除封印?」封印?什么封印?温宛心中好奇的很,难道这其中还另有什么玄机。

    「等我大业将成,我便解除他的封印,让他做我的座骑,到时候有了那个畜生在,我就不怕天下有谁敢拦我的去路,就是那天机老人,我也不放在眼里!到时候你我二人,做这天下的主子,夫人,你可还满意?」清玄宗掌门笑的可真是难看极了,温宛都快看不下去了。这两个人怕是又有什么大阴谋。

    「你啊,你心之所想,便是我所向往,陪你演这一出戏,灭了那常德的心思,你看我为了你,可曾畏惧过什么,山下二十年的日子都熬过来了。只要你最后不负我便是了。」流媚夫人敲着清玄宗掌门的胸口:「若是你负了我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。你说,好不好呀!」

    「好在那常德还

    不知道常淮乃是饕餮的转世,若是让他知道,怕是又麻烦了许多,目前我只想着快点找到血灵珠,好给常淮解除封印,再让他皈依我,你我二人有了饕餮这样的助手,还怕谁能威胁到你我吗?夫人只用等着时机,到时候你我二人联手,天下就是我们的,小小清玄宗又如何,若不是看在万经阁的份上,我岂会屈尊在这里呆这些年。」

    温宛听到这里,心中好像了然明白了些什么。如果那常淮真的是被封印的饕餮,那他就是材料的话也正常,被封印后只有微弱的材料气息,若是解除封印,那她就是我的材料了。

    免费阅读..com
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