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
丁丁小说 > 开局逃荒:我靠空间娇养首辅大人 > 第405章 我是花花的奶奶啊

第405章 我是花花的奶奶啊

    “我是花花的奶奶啊。”

    张桂花拍着大腿,挤出两滴猫尿,眸光忽然落在陶溪和简时鸣身上,吓得身子微微一抖。

    “见过县主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县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傻,顿时一个个对着陶溪行礼,陶溪微微眯了眯眼眸,冷漠道: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认孙女啊。”

    张桂花老脸皱巴巴的,“怪我啊,当年是我糊涂,不然花花这孩子怎么可能会流露在外。

    就算县主找到了花花,我们家因为逃荒离开了花胶村,要不是这些日子听亲戚说,我们也不知道还有花花这么个可爱的孙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花花,我是你爹。”

    张桂花老婆子身后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男人约莫三四十岁,大抵日子过的不好,一脸憔悴。

    但通过他的模子,陶溪确实能看到花花的影子,这人指不定还真是花花的父亲。

    花花压根就没掀开盖头看,直接道:“抱歉,我爹娘早就死了,我是来投靠表姐陶姐姐的。

    因为我爹娘都不在,她才替我做主办的婚事,你们别瞎认亲戚。”

    这是陶溪和花花早就商量好的说辞,从前她一直都是这么说的,但这次张桂花可没这么容易罢休。

    她一把扯过面前的田大川,“花花你看,我听他们说你和你爹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你看一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长得相似的人那么多,难不成个个是亲戚?”

    陶溪有些无语,心里知道,这人怕是花花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,不过只要花花咬死不认,想必对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有证据的!”

    张桂花不敢看陶溪,眼睛滴溜溜的落在院子里的嫁妆上。

    陶溪出手向来大方,更何况她将花花当成妹妹,给的东西自然不少,这便引得了不少人眼红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田大川忽然指着人群里一个老婆子说,“花花的娘是小慧,当年你们肯定没给小慧浸猪笼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被指着的老婆子叫张春花,是张桂花的堂妹,这会儿震惊的瞪大眼眸。

    “你说当年和小慧勾搭的人是你?”

    张春花气的跳脚,当即就拿着个扫帚朝着田大川打过去,“原来是你害死我小慧,你个怂货!”

    他追着田大川一对猛揍,田大川连忙抱着脸,“小姨,你别生气啊,我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当年是你说打死也不让小慧嫁到我们村子,我才不敢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,当年你要是认了,我家小慧也不用被浸猪笼。”

    张春花气的脑门充血,恨不得挠死田大川,张桂花连忙去拉人。

    “春花妹子你别生气,当年的事情咱们晚点再说,现在说的是花花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花花可是我的孙女你的外孙女啊,怎么能轻易嫁人呢。”

    张桂花的话让张春花愣住,随即猛地看向自己的男人,“老头子,当年小慧真的被浸猪笼了?”

    张春花的男人于老头不敢对上众人的视线,可他不敢撒谎,只能诺诺的说:

    “是被浸猪笼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桂花一喜,只要他说出于小慧没死,那花花是她孙女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陶溪和简时鸣对视了一眼,两人冷眼看着他们像是跳梁小丑一样蹦跶。

    只要花花表态,他们一定将这几个不要脸的人收拾的妥妥当当,但她还要看看花花的态度。

    于老头愧疚的抹了把眼泪,“族里说小慧不守妇道,那可是我闺女啊,我当然舍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明面上我同意大家的话主动帮忙,暗地里悄悄没递给小慧一把小刀子,又把猪笼的绳子弄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小慧一直没回来,我还以为小慧真的没了啊。”

    于老头想到当年的事情潸然泪下,然而没人同情他,那可是他的闺女,既然当年都没能护住她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张春花更是激动的跳起来,一巴掌扇在于老头脸上,“你个臭老头子,那可是我闺女啊。

    你但凡说一声,我半夜也让儿子去捞她,现在好了,你还我闺女。”

    看她说的像模像样的,然而一滴眼泪都没掉,这所有的人里面,怕只有于老头带了几分真心。

    可那真心对比他自己,就什么都不值了。

    果然,张桂花话音一落,她的儿子于大树连忙附和道:

    “是啊,爹,你要是早说一声,我怎么也要去救妹妹的,田大川你个不要脸的还好意思来认闺女。

    当年要不是你,我妹妹能被浸猪笼吗?”

    “大舅哥,我知道错了,当年是我懦弱无能护不住她们娘两,但我以后会补偿花花的。”

    田大川深情的看向花花,张桂花也忙不迭的说:“孙女啊,乖囡囡啊,你过来,让奶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少不要脸,花花是我外孙女,你们还有脸来认?”

    张春花也跳了起来,忙不迭的讨好花花,“花花,要不是你们你娘也不会被浸猪笼,你可千万不要原谅他们!”

    “张春花,你过分了!”

    张桂花本以为自己找的是盟友,哪里知道是个猪队友,居然还想要独占她孙女?

    两人吵得不可开交,很快就打在一起,一个挠一个抓,两人脸上都出现不少血印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戏看的津津有味,直到两方人马的亲戚都上前劝阻,她们才被拉开。

    而花花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们,幽幽的开口: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于小慧是谁,虽然你们编的故事很感人,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袖子下她的手紧紧捏成拳头,是的,她的娘是于小慧,但她娘也是被她们所有人抛弃的女人。

    娘死之前说过,倘若她有机会出去,就算有人找她认亲,她也不要认,一个都不要认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娘当初为什么不告诉她她的亲人是谁,大概是想她一辈子和这些人都沾不上关系吧。

    “花花,你瞎说啥呢,你和你爹长得这么像,明眼人就知道你们是父女啊。”

    张桂花还是揪着这一点不放,甚至还要上前去拉花花的盖头,被于生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