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
丁丁小说 > 从青云开始诛仙 > 第十三章:【我徒弟自小肾不好】

第十三章:【我徒弟自小肾不好】

    从草庙村将三人带回的,正是大竹峰门下弟子宋大仁,此时,他一直在玉清殿外等候,听着里面火药味极浓,好奇心使然,往里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好家伙,师傅险些和掌门打起来。

    咱师傅什么时候这么刚了,竟敢当面于众目睽睽之下拂掌门面子。

    收徒之争,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,还是没个结果,田不易死不退让,掌门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大竹峰人才凋零,自己若仙去,这一脉必然没落,从此一蹶不振,有辱本脉仙祖厚望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一人肩挑大竹峰兴衰重任,但门下弟子一个个都不成器,心中焦苦,谁人能知?

    如今苍天垂怜,大竹峰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,他自然要力争到底。

    其余诸脉争夺也就罢了,为何小竹峰一向只收女弟子,此番却也参与争夺,这令宋大仁不些明所以。

    那弟子当真天赋绝世,无人能敌?

    其巨大潜力,值得诸脉首座如此放下颜面相互争夺?

    便是掌门,本不打算收徒,如今却自己打破先前之语,想要再收一个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宋大仁一向与世无争,平和对人,和和气气,奈何此时,心中微微泛起一丝酸楚。

    这便是天资的差距啊……

    许久,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诸位师长走出大殿,宋大仁不敢失礼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却见师傅田不易以灵力托着,平缓漂浮着一个昏迷少年,宋大仁心道,这位便是青云七脉共同争夺的少年么?

    再看师傅另外一只手,粗鲁提着一少年背部衣服,如同拎小鸡仔一般。

    他认得此人,好像叫张小凡来着,有些憨憨的那个。

    见师傅瞪了自己一眼,忍不住问道:“师傅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田不易心头怒气未消,见他丝毫没有眼力见,更是气恼,怒道: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,傻不拉叽的,接着!”

    宋大仁秒懂,连忙接过仍在沉睡之中的张小凡。

    田不易怒气冲冲,眼角瞥向眼巴巴看向自己以灵力托浮着的朱仙少年,心下更是恼火,道: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虽说他日后可以前往你们六峰学习青云道术,但他依旧是我小竹峰弟子,别以为可以继承你们道术绝学,便是你们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水月嘿嘿一笑,道:“田师兄,掌门方才可说了,日后,朱仙乃青云七脉共同培养的弟子,可随意前往任何一座山峰学习道术绝学,你不得阻拦。”

    见田不易越发恼怒,水月心中念及昔日这死胖子勾走自己师姐之事,当下继续气道:

    “我小竹峰别的没有,三百弟子,人人皆是闭月羞花,只要朱仙来过一次,日后,必然不会再回你大竹峰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不易牙齿几乎磨成粉,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女人,狠狠道:“我徒弟朱仙,自小肾不好!就不劳你这红娘了。”

    昏迷之中的朱仙:“田胖子,听我说,我谢谢你!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几人,当下御剑离去,对宋大仁大声道:“看什么看,发什么呆,走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搭理其他,右手虚空一划,赤色光芒闪过,一柄赤色长剑祭出,破空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尚在昏迷沉睡不醒中的三位少年,浑然不知,自己的命运,已于悄然之间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朱仙的计划,是拜入七脉之中的一峰,至于是哪一脉,却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自己在昏迷后,竟成了青云七脉弟子。

    掌门加六位首座,共同培养。

    待他悠悠醒来时,已是第二日晌午。

    眼光从窗户照进来,盖着被子,有些闷热。

    望着天花板,怔了半晌,缓缓做起,昨日之事,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话说,我昏迷后,被分配进入哪一峰修行了?小竹峰?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啊,再不醒,估计师傅都要给你喊魂了,这半日便来回跑了十多趟。”

    门口传来声音,走进一人。

    朱仙抬头看去,他认识此人,之前大玉清殿外见过一次,好像是大竹峰门下首徒,田不易的撒气包弟子之一宋大仁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,相貌粗豪。

    接着,宋大仁将七脉首座,包括掌门共同收他为徒之事,一一告知。

    当然,师傅险些与其余诸脉首座打起来这件事,却并未提及。

    朱仙听了,多少有些意外,却也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起身穿鞋,自己现在多说无益,最要紧的,是尽快熟悉这个环境,然后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对一旁那看似年轻,却早已参加过一届七脉会武,估摸着已有一百多岁的宋大仁叫了一声:“宋师兄。”

    朱仙肚子忽然咕咕叫了两声,顿时多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见状,宋大仁笑道:“师弟,我先带你吃些东西,顺便与你说些门规,然后一同去拜见师傅师娘……”

    拜见二字未曾说完,便瞥见师傅小跑而来,已进入院子。

    在进入院子后,却放缓脚步,背着双手,恢复稳重,轻微咳嗽一声,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体型微胖的师傅,向来走路,稳稳当当,从不着急跨大步,都是稳稳当当,自有稳重气质。

    此时,他也是首次见到师傅小跑的模样,看上去有些滑稽,但心里,想着,自己该尊师重道些,不可失礼。

    师娘也紧随其后,手里提着一个食盒。

    师弟这待遇,绝了!

    师傅师娘对小师妹都没这么好过。

    不说不唠,宋大师兄又酸了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天赋啊……

    饭桌上,朱仙狼吞虎咽,左右手同时行动,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田不易身为长辈,自有威严,做在一旁,一言不发,长辈的架子很足。

    只是给朱仙把了把脉,便不再发问,好似他只是路过,顺便过来看看徒弟的恢复情况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朱仙啊,慢慢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说着,苏茹给他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抬头,苏茹见自己丈夫正给自己使眼色。

    夫妻同心,秒懂的苏茹挥手让宋大仁退下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朱仙啊,慢慢吃,昨夜睡得好吧?”

    朱仙点点头,道:“谢谢师娘,好久没睡这么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苏茹看了眼丈夫,又道:“我们大竹峰啊,人少,房间宽敞,你随便挑。

    与其他峰不同,这里啊,平日里很安静,很适合修炼。”

    见丈夫又在给自己使眼色,苏茹无奈,回了一个眼神,大意是,咱们大竹峰除了房间多,宽敞,安静,我真的找不到什么优点可以介绍了。

    田不易仰头看天,眼珠子滴溜溜转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饭后,苏茹为朱仙介绍大竹峰其余几位师兄。

    大师兄是宋大仁,其余依次是吴大义、郑大礼、何大智、吕大信、杜必输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擦了擦嘴,朱仙看了看众人,然后咦了一声,问道:“张小凡呢?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,这才想起还有一人来着……
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