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
顶点小说网 > 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 > 第574章 马上回访

第574章 马上回访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考试考的是人心。人心变了,题目也怪异。出题的是让做题的做不对,做题的想让出题的尽量少设立陷阱。结果,谁都设想对方为最难对付,矛盾突出,关系紧张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要说安排,还是黄主任说了算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是,现在就到处转转,转一圈,没问题就回去,明天你们就可以走了,不是我们不留客,是现在需要帮助的仁太多了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,和我想的一样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,也没什么好看的。这么一个地方,转一圈就完了,没必要浪费时间。再说,也不存在发错的问题。万一有发错的,也不好意思去要回来是不是?都是吃的东西,谁吃不都一样?只要来的,都是有困难的。他们有的相互帮助,互通有无,有的呢,笑人穷,恨人富的,不是全部,有的人还有良心,愿意献出自己的时间,和人分享,有的不是。不能一棒子打死,谁都不行,也要看一些特殊的例子,有的人可以。有的不行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我看行,闲着也是闲着,去看看,转转,完成任务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“好,走吧。”黄主任说,然后伸出胳膊,示意尹贤仁和柯南上车。

    “小秦,你看看附近有没有领到粮油的?”黄主任问。

    “有,要去看吗?”小秦答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不去了。你办事,我放心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“那行,可你怎么向你领导报告呢?”黄主任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有办法。这次救灾活动,不是正式的报告,大概是工作简报的形式,由季先生来完成,他文笔没说的,比较优秀,完全可以胜任。每次工作报告都是季先生来写,每次都没问题,同样,这次有点复杂,在季先生面前,就不算啥了,简直是小菜一碟。”尹贤仁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报告很复杂吧?我上次在网上找资料,发现一份资料就是你们写的,非常详细,真的让人佩服。一件小事也写得清清楚楚,值得我们学习。工作做细了,才有内容写,看来你们的工作很扎实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像这种情况,我们就不必去回访了,免得接受捐赠的人,不接受,因为人有尊严,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接受过捐赠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的有理。季先生呢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尹先生说的有理,等他们有需要的时候,再联系吧!现在有吃的,就让他们自由,不要总被打扰。如果有那些行动不便的,倒还可以考虑去看看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,不好,他们都有亲戚朋友帮忙,如果行动不便,就由别人代劳,也会拿到粮油,不是钱,是吃的,不是贵重物品,没必要贪污。”小秦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现在的人,有几人不贪婪?没有的想有,等有了嫌少,或者嫌不好,又想得到更多的更好的,等得到了,不一定会退出来,或者帮助其他。所以,先富起来的,不一定会帮别人,反而会变本加厉剥削穷人,现在这种情况比较常见,不要看人都像好人,需要反向去看,不仅看正面,还看反面,不要仅仅看光明的一面,还要看光照不到的那一面,这样就全面了,可以认清楚事实真相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的诠释,不错,在认识一个人的时候,需要多看,多听,多想,多问,不是多说,有不少人喜欢说,缺乏耐心去听,结果得到的信息比较片面,需要多想想,怎样在以后的时间里得到提升。”尹贤仁说。

    黄主任开车,走过收费站,被拦下了,出来一个油腻中年男,问:“这车频繁过这个收费站,你是谁?能不能换个收费站祸害?”

    黄主任见问,一看他这造型, 这是想约架还是想立马干架?黄主任没理,油腻男简直出离愤怒,他立马拍了一下车引擎盖,让道:“你给我下车!”

    “兄弟,熄火!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兄弟?”

    黄主任不说话,拨通了一个电话,说了几句,然后挂了电话,不说话,里面有工作人员喊:“范主任,电话!”

    油腻男瞪了黄主任一眼,跑回去接了电话,过了一分钟,立马跑出来,挥了挥手,让放行,对黄主任敬礼说:“对不住了,兄弟,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不认得自家人,别记仇,下次一起喝点。”

    黄主任没说话,见抬杆升起,立马加大油门,一轰而过,留下油腻男凌乱在风中。

    “头儿,刚才那个苕,怎么和你过不去呢?”小秦问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,人不可能得罪全部的人,也不可能维持好所有的人的关系,人不是完美,连交往也不完美,人的不完美,会让自己变得不自信,有的是过度自信。两个极端,让人变得不同,一眼看上去,就有明显的特征,当然,装睡的人看不到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稀奇。没有谁会说出这样的话!不识抬举,也是不识相,为什么会这样?来来去去的,电脑识别,抬杆都没问题,他一来就有问题,这是故意的吧?”柯南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季先生,他这个人属于暴戾之徒,不是他的性格不好,早就提拔了,还用在这个地方受罪?有的人手里有点小权力,就不认识自己,很是骄傲,很是自负,很想让自己手里的小权力变成利益,雁过拔毛,他没有得到油水,心里不甘,也等于看到别人富有,内心愤愤不平,就整了这一出,实际是自取其辱,弄到最后,的确没有面子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车继续超前开,过了收费站,就看得到县城了。小山渐渐变成了丘陵。丘陵消失,出现一片平原,在平原之上,盖满了房子,不是非常高,但是给人足够的威严和大气。

    原来丘陵过完就是平原,丘陵地带就有河流,有河水的地方,就可能有坝。

    水坝可是好东西,要说人工工程,长城算一个,当地引以为荣的也是水坝。

    黄主任介绍说,这座水坝使用的人数也差不多和修长城的差不多,这样的大工程,凭借当时的设备,肯定不行。现在有了机械,但人不够多。有人,也不一定能如期完工,人和人不同,时代在变,发现一个谎言,就会联想其他,可能也是谎言,听到某人撒谎,也就会想到接下来还是谎言。一个人有好名声,可能不是一天就有的,如果是坏名声,一分钟就可以,一座高楼建造起来可能需要几年,毁灭往往就在一瞬,人和建筑物都一样,都有脆弱的地方,经不了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黄主任饶有兴趣带他们去大坝上玩。

    大坝上人没几个,黄主任下了车,说:“请下车透透气。这里就是黄安县的保护大坝,如果一旦决堤,出现溃坝,整个黄安县都将变成一片泽国,不论是谁,都将葬身于水中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算是人杰地灵之地,和很多地方的人一样,晚饭后出门散步,有不少人到大坝上来,可以调解心情,看看大江大河,看看日出日落,就会理解作人的苦涩。

    整个拦水坝看起来有二十多里长,宽有六七米,这样的工程,成为休闲娱乐的好地方,夏天肯定比较凉爽,冬天很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因为整个县城人口不太多,大多数人都去了大城市,小地方,大概留下是收入稳定的人,没有稳定收入的,都去了远方,哪里有钱就往哪里跑,没有面子,要钱的人,需要养家糊口的,就不需要面子,面子是给愚蠢人的,聪明人都不怕耻笑。

    如果死要面子,一定会活受罪,大概都是这样的,没有谁会永远一成不变,当然,心如死灰的绝望无助的是不改变的。

    看了大坝,人少,冷清,呼吸了新鲜空气,休整完毕,到处拍照,也算满足,尹贤仁掌握照相机,当然不是发烧友,不是单反,不很专业,也没学过专业,都是自己瞎拍,看有没有好的照片,选择好的,淘汰不好的。最终浪里淘沙,沙淘尽,还是有金沙。金沙冶炼,可以出金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地方,如果要选择来此居住,还是可以考虑,所有人都需要一个乐园,这里人少,山清水秀,山不高,显得更有意思。

    柯南觉得哪里都好,没有什么不好,好不好在于心情。尹贤仁喊冷,黄主任笑了笑,说:“差不多了,这里这个季节不好玩,如果要写诗,还是来逛逛。如果不写诗,也就呆在家里烤火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原来黄主任还喜欢写诗?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说过了吗?写诗是文字游戏,是码字的。写诗要有意境,现在大部分的诗都没意境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,也看不懂。有的诗的确难懂,有的诗又显得浅薄。这里面的水真的很深,不是我这人能掌握的,需要悟性的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谈诗,谈点干货,要知道,现在到了吃饭的点了,肚子不饿吗?诗人也是世人,世人都要吃饭,不吃饭,怎么能行?”小秦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对文人墨客谈诗有啥意思?饭都没得吃,谈诗这么浪漫的事,没意思吗?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的事,先吃饱了,吃撑了,才有闲工夫去写诗。才有感而发。”小秦说。

    尹贤仁早已上了车,在翻看手机,他已经被手机控制了。这个可以理解,大概不少人已经被控制。如果人能控制诗,那就不是诗,诗意无法用人来用词语句子来描述,诗意需要用心去体会,堆砌一些词语,无法表现诗意。

    柯南心想,有的人写一辈子诗,没有一首拿得出手,自娱自乐而已,有的人写不少文章,也是这样,只要自己开心,不受羁绊,就是好的,自己开心,别人看了也开心,就是给别人带来益处,这个工作就值得做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是这样,一直在路上,没有达到目标,感到很快乐,享受的就是这个乐趣。不一定会得到,会享受在即将得到还没得到的中间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心里有需要,就是要有表达的欲望。没有别的方法,方式,通过文字可以表达,那就够了。不要在乎别人的评价,如果在意别人的评价,很容易进入死胡同,走不出来。如果想表达,就表达,不管不顾别人感受,描述自己的感受,就行了,也许会感动一些人,也许感动不了,要做的就是,不停地去写,不管是什么诗歌,都值得去写,写的越多,越有感觉,哪怕最后没有一首拿得出手,也无怨无悔,起码不会得老年痴呆症。”黄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还不错,就怕得到老年痴呆症,黄主任说得对,看到养老院的有些老人,可能没认识到这个问题,年轻时候的梦,破灭在中年,结果再也没勇气,到了老年,就容易得这个病。”小秦说。

    “只要勤奋,方向也对,那就走下去,肯定有收获,如果方向不对,也要走下去,说不定就有意外的惊喜,不一定有结果,起码享受了这个过程,这个也是值得的,也是一种成绩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季先生说得对,看来,季先生也喜欢写点什么吧?”黄主任问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写点日记。现在事务缠身,每天没能坚持,想起来了,写一点,想不起来,也就放下了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,还是坚持,哪怕有一天发呆,也只写两个字,发呆就行,如果每天不写,或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就会忘记,一旦养成不写的习惯,想要再捡起来就很麻烦,不容易再捡起来,因为没了感觉。你说是不是?”黄主任问。

    柯南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看来,爱好写字码字的大概都有这个毛病,对文字情有独钟,不管别人看法如何,仍然我行我素,不干扰别人,也不希望别人来干扰自己,与人无害,便是心安理得,不在意别人如何评头论足。
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