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
顶点小说网 > 无忧江湖 > 第十五章

第十五章

    提剑前来的女子在离他们不远处平稳落地,看见来人,南星和白青对视一眼,胸中不免有些意外,没想到还能在河州的荒郊野岭之地遇见熟人,还真是有缘。飞身前来的女子在见到白青他二人时也甚是惊喜,见到白青他们平安救下了落崖的女子,南星还在专心为那女子诊治,有南星为那女子救伤,心中安定不少。那女子刚想提剑上前,若玉轻身飞跃,落在来人的面前,挡在了他们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贼,好生恶毒!”若玉怒气冲冲的瞪着来人“人都被你逼得跳崖了,还这般穷追不舍,不肯放过她,这是有多大仇怨?今日在下就要行侠仗义一回,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话不多说就快步上前对着来人挥剑而去,白青和南星都来不及出言制止他。不过,南星转念一想,让若玉跟小寒姑娘练练也好,看看他最近这段时日功夫是否真的如他自己所说一般长进不少?小寒姑娘不是白青的对手,也许他二人之间的对决是旗鼓相当呢?

    小寒姑娘见若玉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自己是害人之人,冷冷的白了他一眼,见对方话刚说完就挥剑前来,身子轻轻一侧,避开他挥来的利剑。抬起剑鞘挡住对方落下的剑,手腕轻转带动剑鞘快速旋转,若玉的利剑顺势脱手,矮身向前轻跨一步,接住落下的佩剑。小寒握着剑鞘向后扬手一挥,若玉快速后滑一步,两人同时出掌,两掌相碰,内力相撞,若玉向后微退了一步,反观小寒则定在原地丝毫未动,转身继续向着南星他们移步前来。

    若玉见没拦住她,对方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又挥着长剑向她身后快速刺去,小寒没有回头,抬手在后背用剑鞘一挡,顺势右腿后撤一步向后一滑,左掌发力,一掌打在若玉的右半边肩胛骨上,若玉后背受击向前踉跄几步甚为不甘心,遂又转身扬剑挡在她的面前,握着剑的手臂微微发麻,却还是倔强的挡住来人的去路,阻挡她继续上前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小寒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若玉开口说道“刀剑无眼,我不想伤你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面上的表情更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对手,要真正交过手才知道!你今日不拔剑同我交手,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上前一步,说不想伤我就是在侮辱我!”若玉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,可就算比不过也要好好比试一场,就算是输,也要让自己输得心服口服才行!小寒没有太理会他,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,用剑柄推开若玉的剑,抬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姑娘为何就一定要将这女子赶尽杀绝呢?她已经被你逼得跳崖了,就一定要那女子命丧于此吗?”若玉后撤几步,用剑挡在小寒姑娘面前,向身后看了一眼开口道:“今日遇见我们兄弟三人,你休想再动她一分一毫!”

    “少侠莫不是说笑了!”小寒冷冷的开口说道“少侠可有亲眼见到在下伤这女子?”

    “并未见到!”若玉愣了愣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少侠又缘何认定我就是追杀这女子,对她赶尽杀绝的贼人?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是,为何在那女子跳崖之后你还要这般穷追不舍?”若玉有些迷糊了,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何时对她穷追不舍了?少侠甚至都未见到我对那女子出手,不辨是非便一口咬定在下是伤人之人,当真是有侠义之心呢!”冷笑一声越过他,若玉听完小寒的话,慢慢将剑放下收好,再次开口确认“姑娘真的不是伤这女子之人?”

    小寒不再理会他,径直上前来到南星他们面前作揖见礼开口道:“见过两位少侠,没想到还能有缘再次见到两位,上次师父那件事多谢二位了!”

    “见过小寒姑娘!”白青作揖回礼道“举手之劳何足挂齿!小寒姑娘切莫再提了!”

    南星确定这落崖女子无大碍,喂了她一颗固元丹,这才抬头看向小寒姑娘笑着开口道:“见过小寒姑娘!多日不见,小寒姑娘功夫又精进不少呢!”

    “让少侠见笑了!”蹲下身来看了看落崖女子,见她昏睡着,开口问道:“这女子伤势如何了?严重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她并无大碍!”南星顿了顿开口问道:“既然小寒姑娘并不识得她,能否告知在下姑娘是如何遇见这位女子的?”

    “在下出来寻人,刚行至这树林,就见到有人将这姑娘打晕了,要绑着她离开。在下怕这姑娘出什么意外,便一路跟着。谁知打晕她的那帮人要直接将她推落悬崖,我这才不得不出手相助。可同他们并未过上几招,那些人见我现身二话不说便直接将她推下,随即不愿同在下缠斗,全数全身而退,我这才下到崖底来寻她,幸好遇见了二位少侠出手相救。少侠这么问可是发觉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小寒面上有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三位少侠才对!”若玉不满的走上前来争辩道。小寒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是一声冷笑开口道:“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便随意给人定罪之人也好意思称自己为侠义之士?”若玉刚要开口争辩,白青抬手制止住他,深深的向小寒姑娘作了一揖说道:“在下在此代三弟向小寒姑娘赔罪了,刚才多有得罪,望小寒姑娘见谅。三弟初入江湖,不谙世事,未能及时分辨是非,在下日后定好好教导他!”小寒起身扶了下白青的手臂开口道:“罢了,既然他是二位少侠的三弟,我又何必同他计较呢!便就此作罢吧!”

    南星让若玉过来扶着落崖的女子,起身走到小寒身边开口道:“小寒姑娘,在下有些事想同你说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小寒看了眼躺着昏睡的女子,又看了眼微微皱眉的南星,二人移步到一旁,小寒急忙开口问道:“少侠可是看出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“小寒姑娘猜的没错,在下是对这女子的身份有些好奇,在下查看过她的伤势,便发现些端倪。”南星回头看了那女子一眼,思虑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姑娘你说那女子是林中被人打晕,绑住之后被人推下来的,可在在下看来她这症状倒像是被人点了穴道用了迷药。刚才在下查看过那女子的手掌,掌心有老茧,一看就是多年习武用剑留下来的,这便是在下最为疑惑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这女子也是习武之人,那为何会没有察觉,这般轻易就被人给打晕了?”听完南星的分析,小寒也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得而知了,习武之人为何连佩剑都不带在身边?这才是最让人匪夷所思的了?她身边什么物件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刚才那帮人将她绑走的时候把她的东西都抢走了?之前我只忙着救人,也没顾得上注意别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些只有待人醒来问了之后才知道!小寒姑娘真的不识得她?”

    “少侠为何如此问?”小寒有些不解的看着南星问道“难道少侠是觉得这女子是有意要与小寒相遇,一切都是他们设的局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希望是在下多想了吧!既然人已经救下来了,小寒姑娘打算如何安置她?”

    “我本想将人救下带回教中养伤,经少侠分析之后,现在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了!”小寒又回头看了眼那女子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在下记得上次你们说过,明月教在明月山中,刚才听说小寒姑娘此次前来中原,是为了寻人而来,敢问寻的是何人?莫不是姑娘你的师父吧?”

    “少侠猜的没错,在下出门寻的人正是在下的师父,每年这个时候师父都要离开明月教一段时日,出门去寻她多年未见的故友,她要去哪,我们从不知晓。以往我们也是不必过多担心的,可自从师父上次被人偷袭之后,一直都不肯好好休养,出门离开前身上的伤都还未痊愈,我怕师父路上再遇到什么不测,这才只身前来找寻!”小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!如此看来,你师父她对她的故友倒是情深!”南星赞许的点点头笑了笑,想到那女子,又不免皱了眉头说道:“这女子,小寒姑娘若是真要将她带回教中,在下倒想提个醒,务必多留一个心眼。在下总觉得这女子背后必定有什么事是我们不清楚的!”

    “多谢少侠提醒,小寒会当心的!还要多谢两位少侠今日出手相助了!”

    “小寒姑娘严重了。姑娘知道的,在下本就是大夫,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。再说了,在下三弟刚才多有得罪,小寒姑娘不怪罪便是大人有大量了!”二人谈完这才回到白青、若玉身旁,小寒向白青他们说明要将这女子带走,回去养伤。南星让若玉把马车上他们三人的东西拿下来,把马车交给小寒姑娘说道:“姑娘带着人,路途遥远,有马车更方便些!”

    “少侠不可!”小寒忙抬手推辞道“虽说回去路途遥远,可小寒自有办法,两位少侠此去江南,没有马车不是更前路难行?多谢二位少侠好意!”说完便要扶着还在昏睡中的女子离开,南星求救的看向白青,白青上前拦下小寒姑娘说道:“姑娘就不要推辞了,前面不远处便是河州城了,我们兄弟三人便要前去落脚,好好休整一番,重新找辆马车还是很方便的,小寒姑娘还是赶紧带人上车吧!”小寒闻言便不再推辞,把人扶上马车,再次谢过二人。

    小寒看着一直默不作声,低着头立于一旁的若玉开口道:“今日在下有事先走一步了,少侠若是真的想要好好同在下比试一场,日后江湖有缘再见,在下定好好应战,我们俩好好切磋切磋。只希望少侠日后心智能成熟一些,可别再一开口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指责一通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日是若玉有错在先,多有得罪。日后有缘再见定好好向女侠赔罪了!到时候一定好好比一场!”若玉见小寒姑娘愿意同自己好好比一场,心中不觉大喜,喜悦之情藏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原来少侠名唤若玉。好,小寒记住了。小寒先行一步了,定会记得同少侠的约定。三位少侠江湖再见!”说完便同他们作别,赶着马车扬长而去。南星和白青见马车消失在山路的尽头,背上包袱准备离开,见若玉还在傻傻的望着远方,南星顿时觉得甚是好笑,上前一步拍拍他的肩膀开口问道:“三弟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好的像是突然得了失魂症了呢?打没打赢别人,魂倒是被人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什么叫若玉没打赢她,明明是小寒姑娘没同我比。真正的比试一场,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?”若玉开口争辩道,突然又回头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缓缓开口道:“若玉只是觉得小寒姑娘是性情中人,为我一开始一见面就评判一个人的好坏觉得很不应该。我倒是很想交小寒姑娘这位江湖朋友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知道做错了就好,日后别再这么不明是非便好。想交她这个朋友日后有机会再说吧!机缘这种东西谁能说得清楚呢!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你俩便能再次相遇了!”南星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,转身回到白青身边。

    “嗯!我相信不会太久!”一想到下次还能与小寒姑娘想见,能好好切磋武艺,若玉便来了精神,去河州这一路上都是神采奕奕的,时不时还要让白青提点提点,美其名曰,不愿自己输给小寒,再怎么说自己一个大丈夫输给一个姑娘家有些说不过去!南星看他这样倒是突然灵光一闪,若是小寒姑娘和若玉他二人能像自己与白青一样相知相伴,也是不错的,想想都觉得很开心!

    白青见南星一人坐在一旁独自偷乐,回到她身旁坐下,看着她疑惑道:“星儿这是又想到什么歪点子了?”南星只是笑笑,故作神秘的摇摇头说道:“星儿现在不能说,日后有机会再说于你听!”看了眼还在一旁独自刻苦练剑的若玉,回头对着白青说道:“白青,再过一日我们便能到达河州城了,星儿有一位旧友想让你认识,是星儿相识多年的好朋友!”

    “星儿你还有相识多年的朋友是白青不认识的吗?从未来过忘忧阁?”白青有些不解,按自己对星儿的了解,她身边的人还有谁是自己还不知道的?

    “嗯!是星儿小时候认识的姐姐,是一位美丽的女子!星儿一直想让你们认识,这不是一直没有机会嘛!我与她说过许多你的事,姐姐也早就想见见你了!”一想到自己同姐姐聊过的所有关于白青的话题,南星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星儿说的不会是聚香居的东家吧?”白青一听南星说完,便猜到要见之人是谁了!
最新网址:www.dingdianxs.la